今天是: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陈鸿森主讲“徽学论坛”2017年第五、六讲

发布日期:2017-9-26 浏览次数:76
近日,台湾“中央”研究院史語所研究员陈鸿森先生访问徽学研究中心,并做客“徽学论坛”,为我校师生带来了两次重要的学术讲座,来自徽学中心、文学院、历史学院等单位的老师、同学参加了此次活动。
9月21日下午,陈先生主讲“徽学论坛”第五讲,为我们带来了题为《历史的角落:清代学术“代工”的实景与学术史反思》的学术讲座,此次讲座由文学院杨军教授主持。陈鸿森先生近年来主要以关注清代学术中长期为学界忽略的重要学者的研究,本次演讲他就以清代学者朱文藻为例,探讨了清代学术中的“代工”现象。朱文藻在清代学术史上并无显赫地位,在仕途上也无建树,仅以名诸生终老,可以说是清代学术中的一个“小人物”。但正是通过这样一个任务,陈先生发掘了清代学术背后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问题,也就是底层学者为谋生计而参与其他学者主持的大型学术著作编修活动,而在成品的著作中又不能署名的学术“代工”现象。陈先生借助对文献的阐幽发微,生动地展现了朱文藻的学术生活,以及与之交往的其他学者的性格特点,发掘了清代学术中鲜为人知的“暗”的一面,为我们全面理解清代学术的发展历程提供了一条新的思路。与会师生还与陈先生就学术“代工”这一现象做了进一步交流。杨军教授在作总结时,根据自己学术经历,进一步讲述了与学术“代工”相关的一些现象,认为陈先生学术“代工”现象的分析对我们今后清代学术史的研究极具启发意义。

      23日下午,陈先生又主讲“徽学论坛”第六讲,为我们带来了题为《书札史料与清代学术硏究》的学术讲座,此次讲座由徽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徐道彬老师主持。陈先生认为清代学术史的研究应该加强对书札文献的利用,因为它们是學者与学术群体最主要的黏着剂,能够很好地呈现学术著作作者的寫作意圖、成書經緯,以及學者間的交互影響等“著作物前端的撰述過程”陈先生在简要介绍了书札文献的类型之后,主要以举例的形式,介绍了自己利用书札文献所作的研究成果,如对钱坫、马瑞辰的生卒年考订,对章学诚所编书籍多不能成、王念孙不注《说文》之原因的探讨,钱大昕《十驾斋养新余录》的性质界定等,提出了许多新观点,如章学诚性格存在缺陷,善骂善嫉,与共事学者多不能相容,故所编书籍多不能成;王念孙不注《说文》是因为陈鳣著有《说文解字正义》,而非因为段玉裁所作《说文解字注》;钱大昕晚年一直致力于《十驾斋养新录》的修订,《养新余录》只是钱大昕删除不要的内容,并非《养新录》的续编。陈先生对书札文献信手拈来,并结合与传世文献的对比、分析,钩稽、说明了许多重要的被隐蔽的学术史侧影,对清代学术史的研究具有重要启示作用。在互动环节,陈先生还就历史的三个层次进一步阐述了书札史料的特殊价值,并就名人书札的作伪、辨伪问题作了简要说明。徐道彬老师在作总结时,首先对陈先生能够访问徽学研究中心表示感谢,并对讲座内容作了点评,最后高度赞扬了陈先生孜孜不倦沉潜学术研究的精神,希望大家能向陈先生学习,勤于专研,做真学问。(王献松)